必威国际

珍视平凡的陪伴,肖睿回到家

十二月 12th, 2019  |  情感专区

你不需要做什么,你只需要在我每周五回家时为我打开房门,轻轻地问候一句“回来啦”,你甚至不用费心费力地给我准备晚饭,只需像往常一样安然地坐在沙发上,把家里最近发生的事情娓娓道来。而这,就已经足够让我感到幸福和满足了。

刚一进院儿,肖睿便大声喊:“爸,妈”!上高二的妹妹肖玲和初二年级的弟弟肖亮从屋内跑了出来,看见姐姐回来了,妹妹肖玲的眼泪夺眶而出,哽咽着说:“爸爸,快不行了,脑溢血!”小蕊咬着牙,不让泪水流下来,拍了拍妹妹和弟弟的肩膀说:“没事的,别急”,便走进了屋,他们似乎忘记了武钢的存在,武钢站在院内不知是进是退。

——题记

里屋内,父亲脸色灰暗躺在炕头,鼻子上连着氧气瓶,母亲精神恍惚地坐在炕上,痴呆呆地看着肖睿,眼睛红红的。姑姑和老姨、姨夫也都在。

“妈,我回来啦。”“吃饭了吗?快来,早给你准备好了,再不吃都凉了。”“哎呀,不用,我都在回来的路上吃过了。”“那你什么时候饿就去再吃点啊。”“嗯,知道了。”“……”

肖睿的父亲是一位很敬业的老师,每天在办公室批改作业到深夜。母亲身体比较虚弱,睡眠不好,有时父亲在办公室工作到深夜,怕影响母亲睡觉,便在办公室休息。前天晚上,父亲一人在办公室备课,突发脑溢血,晕倒在地,天亮其他老师来上班才发现,送到医院,为时已晚,医院便不再收留,只好接回家中,输氧等肖睿回来。

每个周五,此情此景必上演一次。每到这时,我都以频频点头和几句随意的应答对母亲的提问敷衍了事。母亲的周到和关心,在曾经的我看来,再平凡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一切都太过平凡,反而生出些许反感和不耐烦。然而我错了,后来我才发现我不仅需要这种平凡,而且是依赖,深深依赖。

姑姑走上前,摸了摸肖睿的头说:“喊喊你爸爸,从发病到现在,始终没有醒来,更没有说一句话,如果撤了氧气,人可能马上就不行了”。

母亲的身体一向不好,前几年做了心脏手术,每个星期都需要用药物来调养身体,还要持续不断地进行复查。有一段时间母亲的状态较为良好,她甚至在我家附近找了一家超市上班,当起了售货员,依靠微薄的工资来和父亲一起支撑起这个家。母亲说,这是她这么大,第一次拥有工作,能为这个家分担一些,让爸爸不至于白天黑夜累死累活地跑出租,她很乐意,很值得。

肖睿咬了咬嘴唇,靠近父亲,手颤巍巍地摸着父亲的脸,轻声喊:“爸爸,睿儿回来了”。声音不大,似乎怕惊醒沉睡的父亲,当他喊第二遍时,父亲的嘴蠕动了一下,姑姑大声说道:“你爸爸听见你喊了,说话了,嘴动了,听你爸爸想说什么?”。肖睿坚持着不让眼泪流,低下头,说到:“爸,我是睿儿,你听见了吗?你睁开眼看看我吧”。父亲的嘴又动了动,姑姑说:“看口型像是说弟弟,是不是不放心你弟弟,睿儿,你对你爸爸快说,你会照顾好弟弟妹妹的,让他放心走吧!小云等业者说,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弟弟妹妹的”。肖睿哽咽着说:“爸,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弟弟妹妹的”。肖睿刚说完,一滴眼泪从父亲的眼角流了出来。

必威国际,一个家,父母、弟弟无人缺席,四个人互相关心互相爱护,这是一种简单同样也是生命中最大的幸运。在大街的角落里吃盒饭,在低矮破旧的房屋下烧火,无论生活多么不堪与落魄,重要的是一家人在一起,一个都不能少,少一个就没有了幸福的味道。若没有经历这一切,我想我一定不会把“家”的意义理解得如此深刻。

那是一个看似再普通不过的周日,因为学校补课,我没能回家。当我打开手机,看到弟弟的信息时,我吃了一惊。那条消息只有四个字:出大事了。我似乎预感到了什么,内心惶恐不安地拨通了妈妈的手机号码,是弟弟接的。“妈妈住院了,吃那个心脏药后大出血。咱家那边治不了,转到北京了。”弟弟的声音是颤抖的,我的心也在发颤。我问了母亲在哪家医院,随后挂掉了电话,又匆忙地打电话给爸爸,他似乎在刻意假装冷静,而我分明从他说话的声音中听出了他遮掩不住的悲伤和事情的严重性。

此时正当夜晚,我无法出校门,更无法替情况紧急的母亲分担些什么,我只是深感无力,像一只被束缚在笼子里的鸟,有心无力。“咱家那边治不了,转到北京”,那个声音一遍遍回响在我耳边,像一道魔咒一样,让我的心无比压抑,夜的阴冷,无法使它平息。

我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随后像倾盆大雨一般无法止住,我真的害怕再也见不到母亲最后一面。泪眼模糊之际,我仿佛看到往日与母亲有关的场景一一浮现在我眼前。

昔日碧草蓝天,母亲领我到马路边采一把提草,揪下上面的“毛毛”,给我编织成各种各样的小动物,那时我刚记事,记忆中的母亲年轻又美丽;一年级我没能成功竞选上班长,回到家我有些生气地对母亲说“你不是说学习好就能当上班长的吗”,母亲摸着我的头,微笑着说:“傻孩子”;五年级的时候,由于母亲做手术,我和姥姥姥爷生活在一起,没人看管我的学习,老师说“没有你妈在,你都不会好好写字了,还错这么多题”;初三我因为不务正业,整天把心思放在别的地方,家长会时班主任毫不留情地留下了我的母亲,班主任一边交代我在学校的表现,母亲一边哭,临走时,母亲生气地责怪我“你怎么就不能懂点事儿呢”。

现在我懂事了,妈妈,我保证再也不会惹您生气了,以前的我太任性了,我错了,只求您能给我个机会,弥补一下我往日犯下的种种过错。

标签:, ,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