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国际

故乡的野菜,我是小小美食家

九月 23rd, 2019  |  情感专区

我是个山里娃,自小就住乡下。依山傍水我的家,我们都热爱它。山里的娃,自由的娃,漫山寻菇看野花。山里的娃,馋嘴巴,是个小小的美食家。

还可以揉成更小的团,手心拍扁,放油煎熟吃,两片黄黄的,很脆,妈妈还会把他们放糖再蒸熟吃,又是另一种味道了,也特别好吃,香香甜甜的

还有胡葱。胡葱的生长期与其它野菜多少有点区别,胡葱冬天就有了,不过比较细,葱头埋在泥土里,一扯就断了,因此冬天的胡葱很少有人扯。到了春天,经风雨一滋润,胡葱竟长的有筷子那么粗了,一尺都高,像地里的大蒜或火葱。这时,已到春耕时节了,大人开始忙了起来,为了让我挖更多的胡葱,娘叫铁匠专门给我打了一把小挖锄。于是,每天我就跟在娘的后面,娘在田里忙着,我就在田坎边蹲下来挖胡葱,胡葱遍地都是,一锄头挖下去就能挖出一大把,将葱头上的泥巴抖掉,放进提篮里。收工回家后,娘将我挖的胡葱择好、洗净、晒干,然后灌进坛里做酸,以备往后没菜时,打汤泡饭吃。有一次,家里没有蔬菜了,干蕨菜也吃得嘈心了,由于营养不良,我已饿的面黄肌瘦,娘就从坛里抠了一碗胡葱酸,打汤让我吃,我竟然一口气吃了三大碗胡葱汤泡的“菜糊糊”,三碗菜糊糊下肚后,脸上也就有了血色。

香甜的野菜糯米耙,吃得我笑哈哈。香甜的野菜糯米耙,真的很美味呀。香甜的野菜糯米耙,你也来尝一下。香甜的野菜糯米耙,你也会爱上它。

图片 1

我的故乡叫树栖柯,那是个长野菜的好地方。

美食家,去哪家?美食绝不用去别家,自己上山把野菜挖,山里的野菜顶瓜瓜。挖野菜,来做啥?做一顿野菜糯米耙。自制的野菜糯米耙,从小就爱吃它。

最喜欢吃的还是野菜粑和糯米红豆粑,野菜是绿色的,开黄色小花,学名叫清明菜,它其实是一种带有香气的药,有祛风湿、利湿浊、化痰止咳的功效,还能降低血压,治疗消化性溃疡、镇咳、镇痛等作用,清明前后采摘嫩苗煮熟揉入米粉中做糕团,香糯可口。

野菜,在我的词库里,是一个苍凉和忧伤的名词,因为它和我的童年有关,和我的故乡有关,还和我的娘有关……每次想起“野菜”这个名词,酸甜苦辣就会涌上心头。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看到冰箱搁置许久的糯米粉,今天总算下了决心把它揉成了糯米粑,烧水,洗盆,洗棕叶,一道道工序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唯独少了野菜,只得加了点高粱粉,边做边忆起和妈妈一起做粑粑的幸福时光

野菜是造物主对乡下人特有的恩赐。立春后,还没有到春耕大忙的时候,因此生产队收工比较早,大概在下午3点种左右。而这时正闹饥荒,家家户户揭不开锅,为了充饥,或者为了活命,大人、小孩都到山里挖野菜。这样,娘每天收工后,就领着我到杨家河、剪刀溪、大岩板、黑草坪等地方去挖野菜。天黑前,可以挖一背篓。回家后,娘将野菜洗干净,切细。然后从坑架上取下一块腊肉,在烧红的锅子里抹一圈,又将腊肉放回坑架,这就是说这块腊肉不是吃的,而是用来做油的。之后,娘就将辣子、野菜倒进锅里,撒点盐,打几个滚……就成了下饭的还菜。不过,野菜更多的时候和米一起煮稀饭,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菜糊糊”,在当时是一种难得的佳肴。娘做的菜糊糊很香,我就是吃这种菜糊糊长大的。还有,就是用野菜做草粑粑。清明前,白花菜出来了,娘就领着我挖回一些,将白花菜和糯米粉用水合成浆状,用手捏出一个个圆坨坨,白绿相间。然后放多锅子里煮,煮数后,由于草多米少,颜色和形状和狗屎都一样,乡下人就叫“狗屎坨坨”,名字虽然很俗,但却是那时一种难得的“美味”。

香甜的野菜糯米耙,乐坏了小小的美食家。啊——香甜的野菜糯米耙,乐坏了小小的美食家!

揉好后就可以再分成一个个小团,用棕叶包起来了,放在蒸架上,蒸十五分种后转小火五分钟,基本就熟了,妈妈直夸我做的好吃,她一辈子都没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野菜粑来,我知道她是夸奖,但心里很是欣慰,我终于可以做点妈妈喜欢吃的东西了

“嫩绿柔香远更农,春来无处不茸茸。”立春一过,地米菜、白花菜、鸭脚板、香春芽、红旱菜、水芹菜、蕨菜……就陆续从泥土里、枯草中钻了出来,在房前屋后和坡前坳后,摇头摆脑,初绽芳菲。在春天的舞台上,最先登场亮相的野菜是地米菜,“城中桃李愁风雨,春在溪头荠菜花”,荠菜即地米菜,春天的脚步刚来到乡村,它就迫不及待地钻出地面。此时,迎春花的枝条还在沉睡中,连苞儿都还没有鼓出来,而地米菜已经开花了,在春风中折射着墨绿油亮的光泽,摇曳着袅娜多姿的身段了。完全可以说,地米菜才是报春的使者。正是由于地米菜的登场,我的营养补品才开始丰富起来。

小时候最喜欢吃妈妈做的粑粑,她一边做,我一边看,比写作业认真多了,遇上观音普萨诞辰,妈妈也会做些斋粑来供给,还会拿木印板印上精美的花纹,只是这种斋粑不是糯米做的,吃起来不够细腻,也不耐嚼,但还是很喜欢吃,因为平时也难得吃上一次

有人说,野菜是上苍赐给我们的天然美味。可是,在我童年的时候,野菜却是充饥的粮食,用故乡的话来说,就是“野菜半年粮”,在那个缺吃少穿的年代,野菜是乡亲们的主打粮食。有一次,大队放动画片《小号手》,“……红米饭,南瓜汤;挖野菜,也当粮……”里面的这首歌一下子在村里传唱开来,每次吃饭的时候,不仅大人唱,小孩子也唱,至今我都没有忘记这几句歌词,有时到山里挖野菜,不知不觉地就哼了起来。故乡的野菜养育了我,我只所以能长大成人,野菜是功不可没的,可以说没有野菜就没有我,至今我肚里的野菜屎还没有屙完,让我始终不会忘记生活的苦,也让我更加懂得和珍惜生活的甜。

标签:, , , , , , ,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