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国际

梦里水乡

九月 25th, 2019  |  旅游攻略

黄山西海山庄¥910起立即预订>

黄山西海山庄¥910起立即预订>

显示全部4天 收起

图片 1

图片 1

第1天
2009-09-05

黄山银都快捷酒店¥90起立即预订>

黄山银都快捷酒店¥90起立即预订>

婚前最后一游,还是选个能让心灵舒服的地方吧,徽州因此入选。

展开更多酒店

展开更多酒店

宏村景区

发表于 2006-04-01 12:48

初五,年尽了,马不停蹄的走亲访友告一段落。天微雨,不顾姐姐姐夫的一再挽留,只身闯入皖南的烟波里。随缘度岁月,随心观风景,拾年荏苒光阴,只圆一梦而已。

大巴在青山绿水的水墨画中穿行,到屯溪已是下午三点。北京来的两个朋友去了宏村,荐我到车站旁的银都宾馆,标间50,有空调、独立卫生间和24小时热水,性价比相当的高。旁边的青年旅馆已爆满,35一个铺,热水据说只有小指大,说是店大欺客一点也不为过。放下大包,让三轮车继续带我去老街。

暮色渐沉,雨后的老街更多了些斑驳的味道。肚子强烈抗议着,顺着油炸臭豆腐的香味找到一个小吃店,豆腐在平底锅里咝咝的冒着热气,还有现包的小馄饨,久违的美味。趁热吃下,体内的寒气顿时去了许多。到街边的店铺里转转,笔墨纸砚,茶叶药材,古玩珍宝,一应俱全。想着还要爬山,忍住了购物的欲望,又尝了一下腊肉粽子和梅菜烧饼,不觉溜达到出口。和安徽中旅黄山分社的程立群联系上,报了三日游的团,搭车回到银都宾馆。洗了舒服的热水澡,美美睡下。

第一天,“金玉满堂”之西递宏村

天空飘着如丝细雨,窗外的青山绿水沾满了水气,车在画中行。间或有白墙黑瓦的民居,耕田的黄牛伴着老农,从窗外掠过。经过齐云山,丹霞般的山石矗立在云雾缭绕之间,“一石插天,直入云端,与碧云齐,谓之齐云”,是最恰当的诠释。司机耐不住我的溢美之辞,停车让我拍照。这种地方实在适合徒步或骑行,车速太快了,VIDEO都拍不出像样的景致。

西递、宏村是属于皖南二月烟雨的,湿冷的空气,阴霾的天空,青瓦白墙、棱次致比的院落,映着朱漆门上红红火火的春联,天井四周的大红灯笼,院角迎雪绽放的腊梅,还有堂屋里暖暖的火盆。绿水村中绕,青山郭外斜,湿滑的青石板路,精雕细刻的绣楼,水中残荷方谢,池边桃树已是千头万陌。避开三三两两的游人,跟水池边卖茶蛋的老奶奶讨口热水,烤烤火盆。雨是金,雪是银,这短短的一天都赶上了,用宏村人的说法就是“金玉满堂”,难得的好运气。徽州人爱家不恋家,爱财不贪财,大年一过又该上路了。

第二天,“日月齐辉”之黄山晴雪

早起,天大晴,从五楼冲下来去早点铺找广东的林子和关关。西递、宏村,我们都是把旅游团甩了单溜的,每每碰面,不就是缘分嘛。热腾腾的白米粥,爽口的小菜,皮薄馅鲜的小笼、蒸饺,还有入味的茶鸡蛋,两三人分享,早餐就该是这个样子滴。昨天卖雨衣的小贩今儿跑来兜售钉鞋,看看他们就知道山上一准下雪了。

我坐旅行车先一步到慈光阁,捡着旅行团往来的空档踏踏实实拍了几张雪景,顺便备下几只钉鞋。一刻钟后,林子来了,还有旅馆拣来的两个南京人、车上拣来的两个天津人,都是铁定了要爬上爬下的家伙。检票口一过,便是银妆素裹的山水,溪水伴着鸟鸣,一路导航,都忍不住亮出大眼睛狂拍一通。南京来的两个小伙子匆忙出门,相机没带,在一旁给我人工降雪,树枝上的新雪洒在帽子上,眉眼间,湿湿的凉凉的,如山间的雾气。山,有了水,才有灵气。

行至半山寺,山在雾海中沉浮,雾在山中游走。近看一座山,远看万重山,细思不是山,偶一回眸,早已万水千山。一路腾云驾雾,直上九重天。天都峰上,日月齐辉,天蓝如洗,眼前云海翻腾,山峦隐现,疑似琼楼。这么跳下去,也不为过吧。不觉中,背包早已被人接过,过意不去,答应他们把多买的钉鞋带到山顶高价出售,包上的外挂终于排上了用场。果真,钉鞋的价格随着海拔逐级攀升,翻个五倍应该没问题了。终于到了玉屛楼,迎客松前依然是人头攒动,灯光闪耀。莲花峰迎着正午的太阳伫立眼前,可远观不可亵玩焉。

过了玉屛楼,很少上升路线。鳌鱼洞前,一大一小两条云龙嬉闹着,追赶着,天际已微红。想着去排云亭看日落,便加快了脚步。过了飞来石,太阳开始往海里掉了,染红了翻滚的海,飞逝的云,新月挂上枝头,游人归去。

第三天,“七个萝卜下黄山”

经不过六个人的一再劝说,放弃了狮林饭店带空调的独卫房,与六人分享西海山庄包下的集体宿舍和背上山来的美味。各式泡面、火腿、烤肠、咸菜、卤蛋,风卷残云般瓜分之后。天津来的大哥大姐卖着关子说饭后给我们个惊喜,天津的特产,还是出口产品。猜了半天,大哥得意的掏出一靑萝卜,放在黄山导游图上,真别说,挺配的。这分明青山绿水的,叫什么黄山,改名萝卜山吧。林子见我拍照,拿过萝卜写了黄山二字,又觉得不过瘾,便加了“纪念”,让我们一一签名。拍够,秀够,该分萝卜了。忽记起今儿是立春,正是吃萝卜“啃春”的时候,这才叫有缘千里来相会,不是萝卜不聚首啊!要是搁在武侠小说里,搞不好弄出一个什么“黄山萝卜会”之类的东东。于是,赶忙问清长幼,分出大萝卜、二萝卜、三萝卜、四萝卜、五萝卜、六萝卜、七萝卜。呵呵,人家“七剑下天山”,我们就是“七个萝卜下黄山了”。大家沉浸于“萝卜开会”的喜悦之中,久久不睡,最惨是老七,据说听了一晚的风声。

清早,摸着黑挣扎起床,虽然享受了三萝卜“祖传”的足底按摩,腿上肌肉还是酸疼。七萝卜背过大包,陪我走在后面,三萝卜和四萝卜已在狮子峰上找好位置,招呼我们过去。盼着盼着,太阳不见踪影,云龙从山后淡出,放下满天烟雨,即是宣布太阳公公今日不早朝啦。我的相机灵光一闪,拍了个太阳影子,天空中再也不见亮点。七个萝卜合了影,拜完始信峰,便护送大萝卜、二萝卜至白鹅岭乘缆车下山。

雾气越来越大,近十米之内已不见人影,路面湿滑有冰,把包上的冰鞋武装到两脚,小心下撤。相机基本已无用武之地,庆幸没有坐缆车下山,这么大雾,怎么拍黄山全景啊,老大老二吃亏了。两个小时后,终于到了云谷寺,七个萝卜顺利会师。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听说我下午要回合肥,六个萝卜说什么也要在山下的餐馆给我饯行。

路上依然是青山绿水,细雨春雪,依稀梦里。

合肥,十年不遇的大雪,北京驴友从宏村筷子王那里辗转带来的筷子,姐姐家里鲜美的鸡汤和小外甥调皮的笑容,从未感觉如此的温暖,冬天已去。

北京,元宵节,今年烟花特别多。

发表于 2006-02-20 16:34

初五,年尽了,马不停蹄的走亲访友告一段落。天微雨,不顾姐姐姐夫的一再挽留,只身闯入皖南的烟波里。随缘度岁月,随心观风景,拾年荏苒光阴,只圆一梦而已。

大巴在青山绿水的水墨画中穿行,到屯溪已是下午三点。北京来的两个朋友去了宏村,荐我到车站旁的银都宾馆,标间50,有空调、独立卫生间和24小时热水,性价比相当的高。旁边的青年旅馆已爆满,35一个铺,热水据说只有小指大,说是店大欺客一点也不为过。放下大包,让三轮车继续带我去老街。

暮色渐沉,雨后的老街更多了些斑驳的味道。肚子强烈抗议着,顺着油炸臭豆腐的香味找到一个小吃店,豆腐在平底锅里咝咝的冒着热气,还有现包的小馄饨,久违的美味。趁热吃下,体内的寒气顿时去了许多。到街边的店铺里转转,笔墨纸砚,茶叶药材,古玩珍宝,一应俱全。想着还要爬山,忍住了购物的欲望,又尝了一下腊肉粽子和梅菜烧饼,不觉溜达到出口。和安徽中旅黄山分社的程立群联系上,报了三日游的团,搭车回到银都宾馆。洗了舒服的热水澡,美美睡下。

第一天,“金玉满堂”之西递宏村

天空飘着如丝细雨,窗外的青山绿水沾满了水气,车在画中行。间或有白墙黑瓦的民居,耕田的黄牛伴着老农,从窗外掠过。经过齐云山,丹霞般的山石矗立在云雾缭绕之间,“一石插天,直入云端,与碧云齐,谓之齐云”,是最恰当的诠释。司机耐不住我的溢美之辞,停车让我拍照。这种地方实在适合徒步或骑行,车速太快了,VIDEO都拍不出像样的景致。

西递、宏村是属于皖南二月烟雨的,湿冷的空气,阴霾的天空,青瓦白墙、棱次致比的院落,映着朱漆门上红红火火的春联,天井四周的大红灯笼,院角迎雪绽放的腊梅,还有堂屋里暖暖的火盆。绿水村中绕,青山郭外斜,湿滑的青石板路,精雕细刻的绣楼,水中残荷方谢,池边桃树已是千头万陌。避开三三两两的游人,跟水池边卖茶蛋的老奶奶讨口热水,烤烤火盆。雨是金,雪是银,这短短的一天都赶上了,用宏村人的说法就是“金玉满堂”,难得的好运气。徽州人爱家不恋家,爱财不贪财,大年一过又该上路了。

第二天,“日月齐辉”之黄山晴雪

早起,天大晴,从五楼冲下来去早点铺找广东的林子和关关。西递、宏村,我们都是把旅游团甩了单溜的,每每碰面,不就是缘分嘛。热腾腾的白米粥,爽口的小菜,皮薄馅鲜的小笼、蒸饺,还有入味的茶鸡蛋,两三人分享,早餐就该是这个样子滴。昨天卖雨衣的小贩今儿跑来兜售钉鞋,看看他们就知道山上一准下雪了。

我坐旅行车先一步到慈光阁,捡着旅行团往来的空档踏踏实实拍了几张雪景,顺便备下几只钉鞋。一刻钟后,林子来了,还有旅馆拣来的两个南京人、车上拣来的两个天津人,都是铁定了要爬上爬下的家伙。检票口一过,便是银妆素裹的山水,溪水伴着鸟鸣,一路导航,都忍不住亮出大眼睛狂拍一通。南京来的两个小伙子匆忙出门,相机没带,在一旁给我人工降雪,树枝上的新雪洒在帽子上,眉眼间,湿湿的凉凉的,如山间的雾气。山,有了水,才有灵气。

行至半山寺,山在雾海中沉浮,雾在山中游走。近看一座山,远看万重山,细思不是山,偶一回眸,早已万水千山。一路腾云驾雾,直上九重天。天都峰上,日月齐辉,天蓝如洗,眼前云海翻腾,山峦隐现,疑似琼楼。这么跳下去,也不为过吧。不觉中,背包早已被人接过,过意不去,答应他们把多买的钉鞋带到山顶高价出售,包上的外挂终于排上了用场。果真,钉鞋的价格随着海拔逐级攀升,翻个五倍应该没问题了。终于到了玉屛楼,迎客松前依然是人头攒动,灯光闪耀。莲花峰迎着正午的太阳伫立眼前,可远观不可企及。

过了玉屛楼,很少上升路线。鳌鱼洞前,一大一小两条云龙嬉闹着,追赶着,天际已微红。想着去排云亭看日落,便加快了脚步。过了飞来石,太阳开始往海里掉了,染红了翻滚的海,飞逝的云,新月挂上枝头,游人归去。

第三天,“七个萝卜下黄山”

经不过六个人的一再劝说,放弃了狮林饭店带空调的独卫房,与六人分享西海山庄包下的集体宿舍和背上山来的美味。各式泡面、火腿、烤肠、咸菜、卤蛋,风卷残云般瓜分之后。天津来的大哥大姐卖着关子说饭后给我们个惊喜,天津的特产,还是出口产品。猜了半天,大哥得意的掏出一靑萝卜,放在黄山导游图上,真别说,挺配的。这分明青山绿水的,叫什么黄山,改名萝卜山吧。林子见我拍照,拿过萝卜写了黄山二字,又觉得不过瘾,便加了“纪念”,让我们一一签名。拍够,秀够,该分萝卜了。忽记起今儿是立春,正是吃萝卜“啃春”的时候,这才叫有缘千里来相会,不是萝卜不聚首啊!要是搁在武侠小说里,搞不好弄出一个什么“黄山萝卜会”之类的东东。于是,赶忙问清长幼,分出大萝卜、二萝卜、三萝卜、四萝卜、五萝卜、六萝卜、七萝卜。呵呵,人家“七剑下天山”,我们就是“七个萝卜下黄山了”。大家沉浸于“萝卜开会”的喜悦之中,久久不睡,最惨是老七,据说听了一晚的风声。

清早,摸着黑挣扎起床,虽然享受了三萝卜“祖传”的足底按摩,腿上肌肉还是酸疼。七萝卜背过大包,陪我走在后面,三萝卜和四萝卜已在狮子峰上找好位置,招呼我们过去。盼着盼着,太阳不见踪影,云龙从山后淡出,放下满天烟雨,即是宣布太阳公公今日不早朝啦。我的相机灵光一闪,拍了个太阳影子,天空中再也不见亮点。七个萝卜合了影,拜完始信峰,便护送大萝卜、二萝卜至白鹅岭乘缆车下山。

雾气越来越大,近十米之内已不见人影,路面湿滑有冰,把包上的冰鞋武装到两脚,小心下撤。相机基本已无用武之地,庆幸没有坐缆车下山,这么大雾,怎么拍黄山全景啊,老大老二吃亏了。两个小时后,终于到了云谷寺,七个萝卜顺利会师。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听说我下午要回合肥,六个萝卜说什么也要在山下的餐馆给我饯行。

路上依然是青山绿水,细雨春雪,依稀梦里。

合肥,十年不遇的大雪,北京驴友从宏村筷子王那里辗转带来的筷子,姐姐家里鲜美的鸡汤和小外甥调皮的笑容,从未感觉如此的温暖,冬天已去。

北京,元宵节,今年烟花特别多。

虽然商业已逐步渗透,但还能依稀看到当年的恬淡。

图片 3

宏村南湖

宏村景区

图片 4

宏村景区

图片 5

宏村景区

图片 6

宏村景区

图片 7

宏村景区

图片 8

宏村景区

图片 9

非常喜欢这幅照片的感觉

宏村景区

图片 10

月沼

宏村景区

图片 11

宏村景区

图片 12

宏村景区

图片 13

宏村景区

图片 14

承志堂

宏村景区

图片 15

承志堂

宏村景区

图片 16

宏村景区

图片 17

宏村村尾

宏村景区

图片 18

宏村景区

图片 19

宏村景区

图片 20

南湖书院

宏村景区

西递

与宏村的活泼相比,西递显得更加厚重,凝固的史话。

图片 21

西递进村的牌楼,很徽州。

西递

图片 22

西递

图片 23

西递

图片 24

地多灵草木

西递

图片 25

青瓦白墙

西递

图片 26

西递

标签:, , , ,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