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国际

墙内开花墙外香,街拍大师

十月 12th, 2019  |  摄影专区

William Klein
1928年出生在美国纽约。他很早就从高中毕业,14岁就进入了纽约学院学习社会学。18岁的时候,他应征入伍。那是二战刚刚结束,冷战刚刚开始的时候,美国有很多军队驻扎在欧洲和日本。他当时先是驻在德国,之后就被派到了法国巴黎。2年之后,他退伍了。但他并没回美国,而是留在了巴黎,学习绘画。他学画的老师也很有名气:Fernand
Léger,一个相当重要的法国画家。他鼓励学生们抛弃既有的艺术理论和传统。之后他做了短时间的职业画家,还做了一些建筑设计和雕塑方面的东西。也获得了一些承认和成功。

街拍方面称得上“大师”的大概有十几位。第一位是Garry
Winogrand。这个人可以算是“新闻风格街拍”的代表人物了。他的照片可以说是定义了60年代早期的美国:那个矛盾、动荡和激情的年代。
Garry Winogrand 1928
年出生在纽约的Bronx区。这不是纽约最富有的地方。他小时候的志向是作一个画家。因此他去了纽约市立学院和哥伦比亚大学学习绘画。在1948年,当他
在哥伦比亚大学发现了摄影这门新的艺术之后,他非常干脆的放弃了绘画,转投摄影。之后说起这个转变,他说摄影代表了一种“能量、自大、好奇心、无知和幼稚
的街头智慧的无纪律的混合”。这句话也代表了他对摄影的看法和他的摄影风格。
1951年,他在纽约参加了一个摄影记者培训班,讲师是著名 的Alexey
Brodovich(在我之前写过的关于Richard
Avedon的文章里你也可以看到这个名字)。在整个50年
代,Winogrand都是作为一个普通的摄影记者,为Collier’s和《体育画报》工作。在1960年前后,他看到了Robert
Frank的
《美国人》。这让他坚定了去做一个艺术摄影家而非摄影记者的决心。之后的20年,他都是作为一个独立艺术摄影家在拍摄美国。64.69和79年他三次获得
了Guggenheim基金会的赞助,让他可以更加独立的工作。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年里,他还在德州大学奥斯丁分校和芝加哥艺术学院教授摄影课程,据说他是很好的老师。
Garry
Winogrand在84年因为胆囊癌去世。在他去世的时候,他留下了2500卷没有冲洗的胶卷和近30000张未发表的照片。
可见他拍片的数量。 Garry
Winogrand拍摄的风格,正如所有大师一样,是非常明显的:他总是使用一台Leica
135相机
(下图是他用过的一台M4),在美国的大街小巷里拍摄。他的照片里,人总是处在中心位置。水平线永远是歪的。而且通常是用广角镜头(但他从没用过超过
21mm的超广角),并且从眼平角度拍摄。构图总是显得随意而无规律可言,丝毫不像Henri
Cartier-Bresson的那种严谨的构图。 Garry
Winogrand拍摄的东西主要是“似乎有点奇怪的东西”,或者说“有趣的东西”。他并不乐于拍摄美的东西,而是更喜欢拍摄戏剧性的场景、
富有张力的矛盾和有故事性的画面。事实上,他似乎以拍让观众觉得不舒服的东西为乐。他的照片里经常可以看到一种玩世不恭和反严肃的黑色幽默。似乎美国社会
在他看来,是一个好玩的地方。美国社会的种族、性别、贫富差距,对他来说只不过是开玩笑的题材。如果说Robert
Frank是一个孤独的诗人的话,那 么Garry
Winogrand就是个写讽刺段子的相声演员。 应该说,Garry
Winogrand不是第一个大量使用135眼平相
机,用广角拍摄的水平线歪着的照片人。在他之前,Robert
Frank、Larigue都做过许多这方面的尝试。他可能也不是这个风格最出名的一位,
在他之后有无数的摄影家用这种方式拍摄,比如Daido Moriyama、Arashi
Nobuyoshi、William Klein等等。事实
上,广角在70年代之后就成为了新闻摄影的默认焦距:不仅能包含进更多的信息,而且夸张的透视能带来一种强的视觉冲击力。但他应该是这种风格真正的开创者
和发扬光大者。他把这种风格带入了新闻摄影的主流。至于他为什么总是拍歪斜的水平线(这是他故意拍的),他的回答也很简单:我拍的都是正的照片,问题是挂
起来和印刷的时候都是歪的。 Garry
Winogrand对社会有一种天生的好奇心。他最有名的一句名言是:“我拍照是为了看看那些东
西变成照片啥样。”这在根本上违反了从Ansel
Adams开始的“预视觉化”的概念,即“摄影家应该在拍摄之前就预计到照片的样子。”也许这就是为什
么Garry Winogrand的出片率如此低的缘故。 真正让Garry
Winogrand和其他风格类似的摄影家区分开来的东西,
是他看待世界独特的眼光。正如他自己说的:“能量、自大和好奇心”。他的照片有一种别人很难拍出的生活气息。换句话说,他是个彻底的草根的大众的艺术家。
事实上,每次看他的照片都会想到郭德纲的相声。好玩的是,他拍过一个系列,自己取名是《一个男性沙文主义者的坦白》,可惜编辑给他换成了《女人漂亮》。
下面是Garry Winogrand的几句名言: 我拍照是为了看看那些东西变成照片啥样。
摄影不是关于被拍摄的东西。是关于那个东西被拍下来什么样子。
一张照片是一个幻觉:相机真实的看到了时空的片段。
我拍的任何照片里都没有说任何东西。我唯一的兴趣是看看那些东西拍成照片什么样子。我没有成见。Los
Angeles, 1964.Photograph: The Estate of Garry Winogrand/courtesy
Fraenkel Gallery, San FranciscoNew York, 1955.Photograph: The Estate of
Garry Winogrand/courtesy Fraenkel Gallery, San FranciscoPark Avenue, New
York, 1959.Photograph: The Estate of Garry Winogrand/courtesy Fraenkel
Gallery, San FranciscoNew York, 1962.Photograph: The Estate of Garry
Winogrand/courtesy Fraenkel Gallery, San FranciscoNew York World’s Fair,
1964.Photograph: The Estate of Garry Winogrand/courtesy Fraenkel
Gallery, San FranciscoCentral Park Zoo, New York, 1967.Photograph: The
Estate of Garry Winogrand/courtesy Fraenkel Gallery, San FranciscoLos
Angeles, 1980-1983.Photograph: The Estate of Garry Winogrand/courtesy
Fraenkel Gallery, San FranciscoNew York, 1969.Photograph: The Estate of
Garry Winogrand/courtesy Fraenkel Gallery, San FranciscoAlbuquerque,
1957.Photograph: The Estate of Garry Winogrand/courtesy Fraenkel
Gallery, San FranciscoNew York, 1960.Photograph: The Estate of Garry
Winogrand/courtesy Fraenkel Gallery, San FranciscoNew Haven,
Connecticut, 1970.Photograph: The Estate of Garry Winogrand/courtesy
Fraenkel Gallery, San FranciscoNew York, 1962.Photograph: The Estate of
Garry Winogrand/courtesy Fraenkel Gallery, San Francisco

译自Eric
Kim英文博客

在50年代初,他开始接触摄影,很快就转向了摄影,抛弃了绘画。不过他从来没有接受过专业的摄影学习和训练。一开始,他拍的是抽象摄影。在54年,Vogue的艺术总监Alexander
Liberman在巴黎看到了Klein的动态艺术作品(差不多就是会动的雕塑),被他的天赋所吸引,于是找到了Klein,说服他给Vogue工作。Liberman说:“我的爱好是绘画和雕塑,但我在Vogue找到了谋生的饭碗,让我有时间去做我的工作。你也许也行。”Klein接受了这个邀请,回到了他的故乡纽约。他刚回到纽约之后,就拍了一组照片,这也是Vogue资助的。之后,他的这组照片以《New
York》的名字在法国出版了影集。这本书让他赢得了Prix
Nadar,这是法国的一个针对影集的重要奖项。不过这本书很晚才在美国出版,究竟多晚,我没找到。这本书成为他的成名作,也树立了他“摄影传统的反叛者”的名声。在那之后,他还拍摄了罗马、莫斯科和东京。


从55年到65年,他为Vogue做了10年的摄影师。他的时尚摄影充满了革新:广角和长焦,长曝光和多重曝光,闪光灯。他拍的时尚照片本身就成为了一种时尚。从65年到80年代初,他把精力都放在了电影上。他导演了19部长片,还有超过250部的电视广告。80年代之后,他开始回到了摄影上,或者说,他开始把各种艺术形式混合起来。在80年代和90年代,他即拍照片,也拍电影,还做了一些混合艺术的尝试。

图片 1

William
Klein要放在今天的中国,绝对可以称为一个“愤青”。但他的愤怒绝不是体现在政治上,而是体现在对既有体制和艺术观念的蔑视和颠覆上。如果我们可以把Garry
Winogrand比作郭德纲的话,那么我觉得把William
Klein比作崔健是比较合适的。比如他最出名的New
York这本书里,大量的照片都是存在对焦不准,或者是快门太慢导致的模糊。另外也有很多照片根本就是过曝或欠曝了。这种技术上的缺陷还不像Robert
Capa,是客观条件所限,Klein是故意这么拍的。此外,广角镜头(他最常用的是28mm)、近距离和歪的水平线更是不用说的了。而且他的照片不仅对比大,广角的变形夸张,颗粒也很粗。而最让人深刻的还不至于此:William
Klein的照片,给人一种野蛮、粗暴、但原始的力量感。这就好像是一个没学过任何摄影的愤怒的小孩,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里拍的照片一样。他的照片并不会让人觉得很强烈的“他干嘛拍这个”(这是很多人看到森山大道的照片后的感觉),而是“他干嘛这么拍?干嘛把一个不那么难看的东西拍得那么难看?”Klein经常提起Cartier-Bresson,他觉得他的风格和Cartier-Bresson刚好完全相反。“Cartier-Bresson是礼貌的,优雅的。他总不干预拍摄对象,就像他不存在一样。我说,f**k
that。”

© William Klein

William
Klein用的相机,毫无意外的,是台Leica。但无巧不成书的是,他用的相机是Cartier-Bresson曾经用过的一台Leica。这完全是巧合。他在巴黎的一家相机店买了台二手Leica,仅此而已。他在纽约的拍摄用了3个镜头:28mm,50mm和135mm。他用的最多的是28mm的。

作为一名摄影师,威廉·克莱茵身上那种我行我素的风格一直对我有莫名吸引。他与同时代人的摄影风格迥异,和布列松不一样,也不同于正统派的街头摄影风格。

图片 2

1、近距离的人像特写

图片 3

© William Klein

用广角镜头近距离拍人物特写是克莱恩的拿手好戏。

在《威廉·克莱恩:特写艺术》中,他这么描述:

我走的很近以希望得到更多细节,用广角镜头有助于我尽可能多地拍下画面。

看他拍出来的照片,你会有身临其境的感觉。好像你也正参与画面当中,而不只是一个后时窥探者。此外,他的照片里经常角色众多,焦点不可一指。

使用广角镜头会使画面产生一定程度的扭曲(许多摄影人都极力避免这种“不规则”出现)。在一次采访中,克莱恩谈到自己对广角镜头的偏爱:

我不是故意造成画面扭曲的。我只是需要广角来尽可能多地抓住更多画面。比如在五月莫斯科拍大阅兵,50mm那样小的镜头恐怕只能拍到中间一个小老太太而已。我想要的是更广阔的画面:鞑靼人、美国人、乌克兰人、俄罗斯人……只有广角才能拍出一大队军旅和人行道上一个老妇人形成的那种对比,意蕴就在其中。

我在摄影中试图淡化器材的角色,尝试通过各种方式试验照片、胶卷和冲印的表现效果。也会尝试不同的曝光度,各种各样的构图。经常很多意料之外的——通常也是可遇不可求的——偶发因素也会成为照片的一部分。

标签:, , , , , , ,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