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国际

摄影故事,戈尔丁与私摄影

十月 12th, 2019  |  摄影专区

Nan Goldin
1953年出生在华盛顿的一个犹太中产家庭。她的儿时是在波士顿度过的。1968年,她在上高中的时候,她参加了一家社区学院。在那里,一个老师介绍她接触了摄影。她第一次个展是在73年,照片是关于关于波士顿当地的同性恋和变性人群体。1978年她从波士顿大学的艺术学院毕业。她的同学里不乏David
Armstrong和Philip-Lorca diCorcia这样的著名摄影家。

图片 1

William Eggleston
1939年出生在田纳西州的孟菲斯。对美国熟悉的人都知道:美国的东南部是比较保守和封闭的。他在出生之后没多久,家里就搬到了密西西比州的Sumner。他在那里度过了自己的童年和少年时代。他的父亲是一个工程师,转行做棉农做失败了。母亲则是当地一位法官的女儿。从小时候开始,Eggleston就是个内向的小孩:喜欢弹钢琴、视觉艺术和无线电。不过他上的高中则是个简直像斯巴达社会的地方:崇尚体育,把艺术和文学视为“娘娘腔”。当然,Eggleston在那里过得并不高兴。Eggleston之后去了三所大学,分别学习了1年,一个学期和五年,主要都是学艺术,不过都没获得学位。所以他大概也不是个很适合学校制度的人。但是他在这段时间里接触到了摄影:一所大学里的一个朋友给了他一台Leica(我怎么没碰见这么有钱的朋友?)。在这台Leica之前,他还得到了一台佳能的RF。

从大学毕业之后她就来到了纽约。她开始继续她在波士顿的拍摄项目,拍摄同性恋、吸毒者和朋克音乐家的群体。她从79年到86年之间拍摄的照片,被结集成了一本影集:《The
Ballad of Sexual
Dependency》。这本书里拍摄的大多数对象,在90年代之后都已经不在世了:他们大都死于吸食毒品过量或艾滋病。之后她的拍摄题材逐渐拓宽。包括性、男人和女人的关系、家庭、人妖、人与人之间的各种亲密关系。

图片 2

Eggleston在59年看到了Cartier-Bresson和Walker
Evans的书,这让他开始了艺术摄影家的生涯。刚开始他是拍摄黑白照片的,不过没拍出多少名堂。直到65年,他才开始接触彩色胶片。一开始是彩色负片,后来是透明胶片,再后来是染料转印(我也不知道那都是啥)。他在67年才第一次去了纽约,见到了Garry
Winogrand、Lee Friedlander和Diane
Arbus。这是他第一次接触比较出色的同行。他之后和这些人都成了朋友。69年,他第一次见到了John
Szarkowski,当时的MOMA摄影部门主任。Szarkowski对Eggleston的照片感到非常惊讶,于是就说服了MOMA,买下了一张Eggleston的照片。

Nan
Goldin在新世纪之后获得了比较广泛的承认。蓬皮杜中心在02年举办了一次她的作品回顾展。2007年她获得了哈苏基金会奖。现在她生活和工作在纽约和巴黎。

图片 3

74年算是他获得转折的一年。他出版了第一本个人影集:14
Photographs。里面都是染料转印的照片。他那年还获得了Guggenheim奖金,并且在哈佛大学获得了讲师的位置。76年,他在MOMA举办了个人影展,这是MOMA第一次举办彩色照片的个展。同年,他受滚石杂志的委托,去佐治亚拍摄总统选举。在那之后,他一直在不紧不慢的出版影集和办个展。进入90年代之后,他的创作似乎慢下来了。92年他还来过一次中国,在北京拍了一些照片。00年之后,他就在世界各地旅行拍摄。03年还去法国见到了Cartier-Bresson。

Nan Goldin的拍摄风格代表了许多人。那就是“业余”的照片。看Nan
Goldin的照片,很多爱好者的感觉都是:“我拍得都比这好!”比如她经常在光线很差的地方拍照片,导致快门太慢而糊掉。但她似乎并不以此为意:“如果我想要拍照,那么无论如何我都会拍。”对她来说,重要的不是照片到底是啥样,而是拍的东西是啥。

“我不想忘记被男友殴打的事。”

William
Eggleston拍照片的最大特点是:他什么都拍。真的是什么都拍。广告牌、污水坑、废轮胎、垃圾堆、自家的冰箱。他把自己的这种风格称为“民主”。就是他把所有东西公平看待,并不因为什么东西漂亮就多拍,什么东西不漂亮就少拍或不拍。他拍的照片很少有人或者明确的意义。他的照片还有个很大的特点:色彩。你甚至可以说:他拍的不是东西,而是颜色。在他的照片里,中心其实不是对象而是色彩。当然你也可以觉得,他拍的东西其实是有讲究的。因为他的照片里充满了一种神秘的气息。虽然他拍的都是日常生活中的东西,但并不是给人彻底的亲切感,而是有一种似乎看到另外一个世界的情景的疏离感和离奇感。你甚至感觉照片里的地方一定马上要发生什么,但你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有人评价说,他的照片里有一种“深藏的危险”。

她的第二个特点就是她拍的东西:她永远只拍和自己有关的东西。她拍家庭、朋友、朋友的家庭和朋友的朋友。比如下面那张老夫妻接吻的照片,就是她的父母。这种风格的特点就是:她经常长期拍固定的人,拍很多。而且她经常拍裸体和性这些非常私密的照片。可以说,她是个拍私房照的专业户。比网上的那些花了几个小时化妆和布光的“私房照”,Nan
Goldin的照片显然更像那么回事。而且她的照片都是有一个比较详细的名字:什么人,在做什么,在哪里。经常会看到“在哪里”是在她自己的床上或浴室里。这就说明了她和拍摄对象的关系了。

1986年,美国摄影家南·戈尔丁(Nan
Goldin)在她的摄影作品集《性依赖的叙事曲》中,勇敢地放入了自己被打得鼻青眼肿的形象,以此打破摄影者只是观看者的惯例,质疑摄影家与现实的关系、摄影与私生活的关系,开创了一种大胆地将私人生活纳入纪实摄影视野的所谓”私人纪实摄影”的新型体裁。

我个人觉得,Eggleston最大的贡献就是他对彩色摄影的贡献。在他之前的艺术摄影家,看到的世界是黑白的。典型的代表是Walker
Evans,他用普遍的灰色曝光来表现美国南部的贫瘠和绝望。但Eggleston是在用颜色来看这个世界。在他的照片里,你看到的是蓝天、绿树、黄土、白色的房子、绿色的柱子和红色的天花板。照片过去和绘画最大的一点不同:黑白和彩色的区别,开始消失了。从前只有灰色,暗的灰色和亮的灰色有不同的涵义。现在有无数种颜色和涵义。红色的热情,蓝色的冷静,绿色的舒适和黄色的紧张。你甚至可以说:彩色摄影不仅发明了颜色,它甚至发明了黑白灰。所谓“蝉噪林愈静,鸟鸣山更幽
”。

为什么她要拍这些呢?她的解释很简单:她害怕失去他们。她拍摄的人里,许多人都没能活太久。所以她希望把他们活着的样子记录下来,在他们死后能想起他们的音容笑貌,而不是忘个干净。当然,她并不想拍摄那些朋友们仅仅是在画廊或工作室的英姿勃发的样子,或者他们有多帅或多漂亮。她拍摄的是他们最个人的一面:在家里的样子。也许是睡觉,也许是在看电视,也许是在洗澡,也许是在做爱。并不是街上碰到的任何一个人都能看到的东西。另一个原因是:她拍照也是对自己的心理治疗,或者说心理寄托。她遇到糟糕的事情的时候,拍照都能帮助她。听起来像是教徒心里的上帝?

在记录她个人世界的那几年里,她拍摄了大量的有关她与她的室友、最最亲密的校友的照片,与情人和旅伴的特写以及一些意味深长的个人肖像。(她曾经自嘲说她之所以要在舞会上拍那么多的照片,怕的是她醉酒后第二天什么也记不起来)她的闪光灯不断划破夜空,她拍摄的那些照片往往会成为次日解决与朋友之间争论的证据。

有个关于Eggleston有趣的东西:别人问他“为什么要拍这个”,“这照片里说了什么”,“你的风格是什么”的时候,Eggleston最经常的回答就是:“不知道。”他对他自己的照片似乎是一问三不知的状态。也许在他拍照的时候,他真的已经被“摄神”附体了吧。

Nan
Goldin还有个特点:她很少用单张的照片做展览。她喜欢用幻灯片。这和她对电影的喜爱有关。她高中时代基本没上学,都是在电影院度过的。她不仅用幻灯片,还用音乐和旁白。事实上,她也拍过两部纪录片。她说自己最喜欢的导演包括法斯宾德、基耶洛夫斯基、德西卡、帕索里尼和安东尼奥尼。此外,熟悉美术的人可能会发现她的有的照片里光照有点像卡纳瓦乔的画。这点她自己也承认。

南·戈尔丁拍摄的都是这些东西。她出生于1953年,14岁时离家出走,混迹于纽约亚文化群体之中,与从主流社会自我放逐出来的同性恋者、异装癖者、变性人共同生活。她的相机,记录的就是自己和朋友的生活情景:肮脏而混乱的床铺;光着身子走来走去;酒吧狂欢;同性或异性间的接吻、做爱;性感的人妖;男扮女装出门兜风;卫生间刮胡子;楼梯口打情骂俏;大腿上的心形伤痕……诸如此类。这不是从外部,而是从生活内部观察到生活,更像一本私人视觉日记。她说:“我抱有一种类似于信念的想法,认为只要有了记录,不管是人还是物,就什么东西也不会失去了。”无意之中,她开创了一种被称为“私人纪实摄影”的类型,从而跻身于当今世界最有影响力的摄影大师之列。

图片 4

Nan
Goldin用的相机就是Leica。一开始是用M6,后来给Leica做了个广告,Leica就送了她台M7。至于她为什么用彩色,她的解释是:我不小心用了一卷彩色胶卷。我以为那是黑白的。之后我就开始用彩色了。

图片 5

图片 6

经常有人拿她和Diane
Arbus比较。她自己的说法是:“我们是有一些关系。我们都有一种不同寻常的感到共鸣的能力。但这种能力的表现非常不一样。Arbus是个摄影天才。我不是。如果说我有什么天才,那就是在幻灯片里。我不是个能拍出完美画面的人。这种天才在我和别人的关系里。”

图片 7

图片 8

为什么我觉得Nan
Goldin很重要?因为我觉得她代表了一大批类似的摄影家。但不仅如此。我觉得她还代表了一种摄影的态度。当然我还觉得她代表了一些女性的特质。不过这些会留到我最后写的一个总结文章里。我想把所有这些摄影大师给我的启示写一下。我从他们身上学到些什么。

图片 9

图片 10

图片 11

图片 12

图片 13

标签:, , , , , ,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